对话 OFR 创始合伙人 Ling:单纯做 VC,在 Web3 很难建立起护城河

区块律动BlockBeats
媒体专栏
热度: 9343

原文作者:比得潘

原文来源:区块律动BlockBeats

2021 年以来,随着牛市的持续,除了像 A16z 这样大家熟悉的顶级机构疯狂 All in,还有很多新名字被大家牢记,比如 Hashed 和 Animoca Brands 等等。

虽然,Hashed 目前因 Terra 事件受挫较大,但此前它在三四年内就由 70 万美金左右资金量增长到了几十亿美金的 AUM,并围绕着 Terra 公链建立起了丰富的投资生态。Animoca Brands 则在 NFT、游戏等赛道积极拓展,并围绕着生态里的资源和优势,做了大量相应的投资部署,最终搭建起了一个强大的加密娱乐王国。

而 Old Fashion Research(OFR),同样借鉴了类似 Hashed 与 Animoca 的投资打法。并且,它还通过集投资、孵化与并购为一体的策略,不断获取更多用户、流量入口和流动性的同时,为生态中的其他的项目持续赋能。

目前,OFR 的投资生态版图搭建已初见成效,一年左右的时间投资组合已涵盖 40 多个项目。并且在今年 5 月正式推出了 1 亿美元风险基金,目前的 LP 有韩国游戏巨头 Wemade 旗下区块链游戏平台 Wemix、前币安 CFO Wei Zhou、滴滴天使投资人王刚等国内外传统投资基金,以及家族办公室和个人天使投资人。

近日,BlockBeats 采访了 OFR 的创始合伙人 Ling。她向我们介绍了 OFR 的投资策略,以及全球一些新兴市场的加密现状和 OFR 的投资布局。另外还包括接下来 Web3 将会如何发展,行业将存在哪些比较大的机会?围绕着这些项目、机构、投资者都十分关注的话题,我们均做了一一探讨,完整的访谈内容如下。

投资

集投资、孵化与并购一体的多策略基金

BlockBeats:请您先介绍下您的经历和 Old Fashion Research。

Ling:我大概是 2018 年 3 月的时候加入 Binance 的,Binance 那时候刚成立了 Binance Labs,是 Binance 的一个投资和孵化机构。在 2018 年的时候,我们做了很多行业布局类的投资,包括对整个行业生态的布局。

从 2019 年中旬开始,我们看到了全球范围内新兴市场的一些机会,于是我和我们 CFO 开始了给 binance 做一系列的战略投资和并购。

不到半年的时间内,我们做了差不多有七、八个收购案,如 2019 年中旬,我们开始收购当时印度最大的 P2P 交易平台,也是现今印度最大的加密交易平台 WazirX;以及收购了印尼第一家合规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 TokoCrypto,和国内当时最大的 DApp 数据平台 DappReview,同时还战略性地投资了一些海内外的媒体和战略标的。

其中,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战略性投资是在 2019 年的时候,我们投了 FTX 的股权。那个时候在整个行业,Binance 应该是唯一一家 FTX 的外部股权投资人,并且去年以非常可观的估值,实现了 FTX 股权的退出。

到了去年夏天,我们几个合伙人开始决定一起出来成立我们自己的基金 Old Fashion Research。目前,差不多投了 40 多个项目,基本上我们的 Portfolio 还是比较全球化的,除了欧美、东亚这些国家和地区之外,我们还在一些新兴市场,像拉美、非洲、东南亚、印度等,比较重点地做了一些投资的和孵化。

BlockBeats:Binance 的投资经历,对您确定 OFR 的定位或方向上有什么影响?

Ling:过去几年,由于一直在一个做战略投资的环境下投项目,给我带来的一个最大的感受是,基金还是需要有一个非常强大的生态价值,去赋能你投的项目。

而这一点 Binance 一直做得很好,因为整个 Binance 的平台也好,网络也好,资源也好,能够给投后的项目提供很多的附加值或赋能。这也是我们在思考要做一个什么样的投资机构的时候,便能确定我们的定位可能就不太像一个传统的 Crypto Fund,从长远来讲,会更偏向于一个 Tech Finance Group (科技金融集团)这种的方向去进化。

也就是说,一方面我们要有业务的部分,这个业务能够带来持续的现金流和提供强大的生态价值,包括用户、流量或是其他的这种产品和服务进行赋能等。

另一方面就是投资的部分,两个方面是相互成就相互补充这样子。而从 OFR 的角度来讲,我们的投资分为了三个版块,除了第一个跟很多其他机构都一样的直投外,还有另外两块业务是我们看得比较看重和做得比较深,但其他基金可能不太会这么去做的。

一个是 M&A(Mergers and acquisitions 并购),就是我们会持续地去做这个战略性的并购和收购,这也是过去可能我在 Binance 做的最多的一块投资活动。我们基金的 Strategy advisor,也是 Binance 的前 CFO Wei Zhou,目前是菲律宾最大的持牌照合规交易所 Coins.ph 的新 CEO,这个标的也是去年我们离职后在创立基金的过程中,和一个传统金融机构里的 buyout fund 共同做的收购案子。目前,这个交易所在菲律宾基本上有差不多 1600 万的注册用户,接下来它会成为我们在东南亚最主要的一个生态和平台的合作方。

然后,我们在 M&A 这块还在持续地找一些战略性的这种价值标的,主要还是围绕流量新用户和流动性这两个去考虑,做一些这种战略性的部署,一会我也可以再展开讲一下我们分别在不同市场做了哪些部署。

另一个则是孵化。无论是其他的基金也好,大家都会有自己做孵化的方式,包括 Binance,孵化也是我们过去在 Binance 做得比较多的一种投资服务。然后在我们自己出来做的时候,还是希望在一些长期比较看好或者这个赛道是有比较大的潜能,以及是比较关键性和战略性的这种赛道,OFR 会在这块做类似手把手的孵化,或者就是以独资或 JV(Joint venture 合资公司)的形式,去打造在这个赛道上的一个战略性标的。

目前在孵化这一块,我们手里正在孵化的有四个项目,基本上涵盖了 DeFi、GameFi 到 Metaverse 这些领域都进行了比较深层次的参与。这不是说放个十几万或几十万美金帮助启动,然后定期对一些资源、拉下群就完了,我们会从整个团队的搭建,到产品的设计,然后 Token 经济模型的打磨与设计和后期的 BD 融资等多个方面提供帮助。

OFR 还是希望通过这个战略并购和自己在某些赛道的这种重点孵化,能够构建起一个资源生态或平台,然后给未来的投后项目提供更多的赋能。

BlockBeats: OFR 有哪些可对标的机构,想做到什么样的体量?

Ling:我们之前可能也有想过这个问题,但同时不会给自己正在做的事设限,之前想的是 OFR 可能更像 DCG 或者高瓴资本这样在整个产业链里布局的基金。这种既有业务的部分,又有自己整个相对应的投资策略。

如果在某个产业链或者某个赛道我们特别看好,我们更希望是从上到下能够有自己的这个资源的整合和平台,甚至是有一些可能自营的这种方式,这个可能是更符合我们未来想做成的样子。我觉得这可能跟我们大部分团队成员过去在一个做战略投资的环境里有一定关系,比如说交易所系基金在做投资的时候,谈判的空间就特别大,筹码会比较强,因为你有自己的这个生态能够去给你的谈判加持,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自己出来做的时候一直比较看重业务这块的能力。

此外,我认为一个好的 Web 3 基金除了资金之外,应该有自身强大的生态资源,很可能一个好的 Crypto Fund 在他完成第一期的融资之后,后面第二第三期应该是不需要再融钱的。就是这个 VC 里面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一个生态,有业务的价值,能持续地产生现金流,在自己的生态里能自给自足,同时有业务赋能。

再一个就是,它能非常自如灵活地去驱动生态里面的流量,然后去导流,我觉得这对一个项目的吸引力是非常大的。所以我们在给自己做定位的时候,从一开始就要保持头脑清晰,因为光有资金是不够的,还需要给自己打造一个繁荣的生态。

BlockBeats: OFR 目前的规模方便透露吗?

Ling:今年 5 月,我们推出了一支 1 亿美元的风险基金,现在我们正在做 second closing,具体的数据不方便透露。比较有意思的是,我们其实从 3 月底 4 月初才开始对外募资的,6 月底左右完成 first closing,但这之前一直是用自有资金在进行投资,投了大概有 30 多个项目了。所以就速度而言其实挺快的,因为 LP 做 KYC 有时候就差不多要一个月。

同时从我们自己的速度来讲,其实最开始并没有打算去做对外的这个募资,因为从自己的生态里做业务也好,投资也好,其实还是比较乐观的。不过,希望未来能够做更多的 M&A deal,每个并购的案子我们会单独寻求战略性 co-investors,同时打造新的管理和运营团队去整合生态里的不同业务。由于目前这个资金的体量有限,第一支就 1 亿美金,因而计划预留 30% 的资金给未来一些潜在的 M&A deal。

Crypto Fund 与传统基金的区别

BlockBeats: 您是如何看待传统投资机构进入 Web3 的?

Ling:我觉得这个行业一直在颠覆传统,拿 VC 来说,最大的一个自发性的变革是投融资关系的变革。而且这种变革迭代的方向是在没有各种人为设计或者人为干预的前提下,不断地向去中心化的方式去成长和增长的。

不过传统的 VC 进入到 Web3,可能正面临着更加严峻的竞争格局。因为他们的竞争对手不只是这类原生的 Crypto Fund,还包括一些交易所旗下的投资机构,以及不同公链中的投资生态。就拿后两者来说,这些公链的 foundation 相比一般的基金,能够在相应的公链生态里提供更加精准的资源支持。因而在 Web3 里,单纯地做 VC 可能很难建立起自己的护城河

因此,在 Web3 做投资,虽然门槛可能会越来越低。比如你是一个 Kol 或者大的收藏家,当在某个赛道拥有了比较强的话语权和影响力后,再加上一定的资金支持,就可以在这个领域去做投资,甚至还包括以 Venture DAO 的方式集体去投项目。因而在 Web3 领域的投融资,过去只开放给所谓的专业机构或者精英阶层的投资机会,正进一步地向公众去开放。

但是,要想成为一个专业的 Web3 VC,面临的竞争还是越来越激烈,项目对于投资者的赋能要求也会越来越高。

BlockBeats: 您认为 Web3 投资有哪些特点?

Ling:在 Web3 做投资,我觉得资金不是最紧缺的,这不是最稀缺的资源。如果你要在前期为你的项目去募集一些启动资金,其实有很多种方式。

第二点,Web3 领域的项目基本上都是有自己的 Token 经济模型,这决定了在前期投融资的决策里,需要更加战略性地去做这个设计。就比如很多项目,在早期融资的时候,往往不会为了融更多的钱而卖出大量的 Token,因为在后期这会成为进入二级市场时的一个抛压。

第三点,我觉得更为重要的是,在整个 Web3 领域,用户的贡献值和话语权是被进一步放大的。所以有更多的项目方,在前期项目的 Token 还没有流通的的情况下,更愿意把它留给自己的生态网络,或给平台带来更多价值的早期用户,而这也极大地降低了获客成本。

BlockBeats:哪些 Web3 基金对你们做投资影响比较大?

Ling:韩国一个比较有名的投资机构 Hashed,我本人还是很欣赏它,虽然他们这次因为 Terra 这个事受挫比较大。但我不清楚他们自己是有意识这么去成长,还是一开始并不确定的一个方向,但就这么自发地去成长和增长了。

这个基金最开始基本上是没有做任何对外募资的,他们就是几个创始人,可能就从 70 万美金左右的资金量开始;然后会很着重地去做一个事就是孵化,尤其去找一些早期的他们认为能够深度绑定的项目,然后进行投资和孵化;并且帮他们从项目的设计融资 BD 到上交易所,几乎是一条龙的服务。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踩中了两个非常成功的 case,一个就是 Terra,另一个是 Axie infinity。在 Terra 成长起来之后,他们整个基金的 AUM 基本上就到达了几十亿美金,而这仅从 70 万美金开始,只用了不到三四年的时间。然后你会发现还很有意思的是,他们整个的投资策略和投资风格就开始围绕着 Terra 的生态去建设。

同样,还有一个基金也值得被讨论,它就是 Animoca Brands。这也是一个很典型的 case,他们有自己的一个 NFT、游戏投资版图,然后再围绕这个生态里面的资源和优势,去做大量相应的投资部署。

投资构建生态,业务持续赋能,再反哺投资,这个会是我们比较希望的路径。

BlockBeats:OFR 也会围绕某一条公链进行建设吗?另外您是如何看待推出时间不长已 30 亿美金估值的 Aptos 这条公链的?

Ling:前面谈到我认为单纯做 VC 没有办法建立起自己的护城河,基金背后还需要有一个比较强大的生态。Hashed 的确选择了 Terra 这条公链进行绑定,但交易所系基金其实也可以通过交易所这个平台,然后持续地给自己这些投后项目去赋能

所以,在 OFR 刚刚推出的时候,我们其实就有意识地去搭建自己的一个生态网络。比如除了和 Coins.ph 的合作外,我们自己在巴西和非洲孵化的两个游戏工会。做这些其实都是为了能够去掌握这个流量入口用户,然后再持续地给我们一些其他项目赋能,这也是我们一直在做的事。

而 Aptos 这种,我觉得一出场估值就已经几十亿美金的项目,首先不是我们基金比较喜欢投的类型,OFR 还是更希望去投一些早期的团队,然后在早期比较合理的估值时进入

另外我个人的看法是,像 Aptos 团队从 Meta 出来这样的公链,溢价其实还是挺高的,单纯从财务投资的角度来看,它在二级市场的赚钱效应比起其他早期估值更合理的公链来说,可能 upside 更小一些。但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讲,一个公链的成功,这会是一个群策群力的事,更多的是一个全局游戏,不只是技术底层性能决定的,不仅还需要更多的基金进来共同运作,同时要在应用层去帮助部署与建设。

用户、流量和流动性,布局新兴市场

BlockBeats:OFR 的投资策略是什么?

Ling:从本质上看,给投后项目提供最大的附加值,无外乎两个,一个是用户和流量,第二个就是流动性

那么从用户或者流量来看,我们做的几件事,比如在东南亚推进的目前已经有合作非常紧密的交易所,然后在巴西和非洲,我们也相应做了这种流量入口的项目孵化。以及包括和海外一些比较大用户量的钱包之间的战略性合作,这些都是为了在项目做前期的冷启动或者用户增长的一个很好的方式。

第二块流动性,则分为两种方式,中心化的去中心化的。前者,OFR 基本跟不同的一些交易所保持着比较好的合作。而去中心化的方式,则是我们会在一些链上或者一些大的生态里面,会去持续地去孵化一些 DeFi 项目,为未来的投后奠定一些基础。

BlockBeats:为什么着重布局南美、非洲、东南亚等新兴市场的?分别做了哪些投资?

Ling:这个很有意思,我们内部其实有一个「南半球战略」,会把一些孵化和投资的焦点主要放在这些新兴市场,包括拉美、非洲和东南亚,甚至是印度

有几个因素考虑,首先每个市场都是非常独特的,它们各自所处的这个 Crypto 的发展阶段是不同的。 比如在拉美,在底层上,其实它还没有特别亮眼的投资机会,这个土壤里还没有能够跑出来比较顶尖的团队。我觉得拉美现在的这个市场阶段,更像是整个东亚市场在 2018、2019 年的那个时期。

也就是说用户基本的交易诉求还没有被满足,大部分的用户还处于满足用法币去入金的阶段,而更为复杂一些交易产品,在这个市场其实还没有被充分满足,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看到在这个市场其实是有机会,在用户获取和交易入口层面能进一步去做更多推动的

目前在巴西这个阶段,我们还是以获取当地的用户和流量为主,所以在巴西投资和孵化了两个项目。一个是 DUX,它是巴西最大的一个游戏公会,我们投它的逻辑是更把它当作一个钱包或者一个流量入口,更看重的其实不只是它打金的能力,而是它获客的能力。未来,当地用户和这个平台建立了资产管理比较深层的信任基础后,它就可以给我们其他的投资输送更多的流量,建立更多的用户合作。

另一个是我们投了巴西一个最大的 Research house,这个内容生产商以教育和普及 Crypto、区块链相关的知识为主,在 Instagram 上大概已有 10 万多的关注者。但我觉得比较有意思的是,这个项目还获得了巴西目前只颁发的 7 个 ETF 牌照其中的一个。这就意味着作为一个内容生产平台或媒体咨询平台,接下来它能够向它的用户去发行相应的投资产品,而这也符合我们在整个拉美地区还是以捕捉用户和流量为主进行投资和孵化的策略。

在非洲也是一样的逻辑,我们在非洲投资孵化了两个项目。不过,很多人对非洲市场其实不太了解,非洲的移动支付已经非常成熟,渗透率很高。一个项目是 Nestcoin,这是一个集教育资讯和投资于一体的法币钱包,由 Binance labs 前投资总监 Yele 创立了尼日利亚最大的法币钱包后的二次创业。紧接着,OFR 和 Nestcoin 一起又孵化了尼日利亚最大的一个打金工会 MVM。

不过,在东南亚可能就不太一样了,从它目前的 Crypto 发展阶段来看,东南亚的市场还是比拉美和非洲相对更加成熟

尤其是在 GameFi 领域东南亚的一些团队整体综合的能力和素质还是比较强的,所以在这里会存在更多以应用层为主的投资机会。另外,由于 Axie Infinity 的风靡,以及 YGG 等打金公会对这些赛道的建设,东南亚的一些用户已经被市场教育过了。所以我们会在东南亚围绕着 GameFi,以及 SocialFi 和 Metaverse 这些大的版块去做一些相应的投资。

BlockBeats:为何在印度的投资相对保守,一般认为印度的 Crypto 发展几乎和欧美样处于成熟阶段了。

Ling:我们其实从去年开始就一直在看印度市场了,包括在 Binance 收购加密交易平台 WazirX 时,对印度市场就非常感兴趣,但目前打法可能还是不太一样。

我们现在所观察到的是,印度对 Crypto 整个行业的监管其实越来越严,并且对于创业者来说,它相应的一些政策还不太明朗。可能我们现在看到的更多是已经针对交易所这个层面的管控,但对于创业者管控的政策其实还没那么的清晰。

另外,我们也去了解了目前印度的整个创投环境,发现当地的投资机构对 Web3 其实没有特别大的投资热忱,印度本土的创业者也还是持相保守的观望态度。而我们看到了更多还是印度传统的互联网公司巨头或者其他行业的寡头,是他们在陆陆续续地探索着 Web3 这个领域。

所以,我们在印度会更多还是以挖掘当地的开发者为主,然后加入到当地的 Web3 开发生态中。在监管还在持续发展但不太明朗的情况下,从目前的投资来讲,可能我们会相对保守一些,但同时不代表我们不投。

关注应用层与基础设施,GameFi 不能简单地判定为庞氏

BlockBeats:OFR 比较关注哪些赛道?

Ling:其实还是比较开放的,从应用层到基础设施,像 layer1、layer2 这些以及 DeFi,我们都还有持续性地在投资

应用层我们看得比较广,像 NFT、GameFi 和 Metaverse 这三个领域,我们预感未来可能会有一个新的指代或一个概念去涵盖这三块。因为你可以发现现在做 NFT 的项目,它们里面会有很多 GameFi 的设计;或者很多 NFT 项目,也会在其中布局相应的元宇宙蓝图,所以我们是把这三块当成一个大的赛道在看。

然后,稍微提下元宇宙这块,我觉得这个赛道特别有意思。从去年到现在,元宇宙这个概念兴起了,但大家在谈论它的时候有时候讲的都不是一个东西。有的人觉得元宇宙就是卖地,然后就去发售地块;有的人觉得它是一种更加沉浸式的游戏;也有人觉得它像《头号玩家》里描述的那样,可以让人们在虚拟世界里便捷地做更多的事。

而在我们看来,元宇宙可能是更接近于未来在 Web3 下构建的一个全新的互联网,用户的资产、信息、交易,都可以在这个世界里去流动,并且能被市场化地去交易。

另外,我也跟很多 Web2 的一些公司聊过,觉得过去有很多很好的这种技术积累,它们在过去互联网或自己的行业发展过程中,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应用,但在元宇宙中它的价值有望被进一步地挖掘和普及

比如此前,AR、VR 这些我们当时觉得很 fashion 的技术,但是面对 C 端消费者的应用其实还是很牵强。我自己以前做 AI 的时候,技术支持做个拟人化的语音交流或对话,但到了 C 端的用户,大家呈现的更多可能还是一个智能手表、智能音箱、甚至智能后视镜等,这不性感。

而这些技术的积累,在 Web3 元宇宙里的运用却会是逐渐水到渠成的。比如 NFT、用户的 Web3 ID 和对应的资产,以及他们在链上的贡献和自己身份的构建等,在一个更大的元宇宙里,用户可以去打造自己的身份和崭新的社交关系,而这些我觉得都是很有可能逐步实现的。

另外,还有一些领域我们看得也比较多,就是一些新起来的热点。比如 SocialFi、DAO 以及一些新的组织形式等。同时,我认为下一波 Web3 比较集中的爆发也是在社交领域,因为可以看到一些小的版块,不管是技术,还是市场教育程度或用户的推广普及等,其实都已经做好了铺垫。

BlockBeats:在 OFR 当前的投资组合中,您认为最成功的案例是哪一个?

Ling:其实我们一般不太喜欢用最成功这个词来评价一个项目,今天 Crypto 有一些项目,都曾取得过不错的成功,但我还是认为 Web3 项目的成功往往是阶段性的。很多项目或者你看到的一些明星项目也好,它的成败常常是一夜之间的事,这可能源于市场仍处于快速不断变幻的情况下,或者项目本质上的一些设计缺陷还是没能经受住市场的冲击。

但就我们来讲,我觉得 OFR 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 case 是 Genopets。这是 Solana 链上第一个 Move to Earn(M2E)项目,其实很早我们就接触到整个团队,当时跟团队一起聊的时候,市场主要关注的还是 Play to Earn,觉得他们这个 M2E 的 idea 还不错。所以我们在早期投了他们之后,紧接着就很深度地帮他们去做了整个投后的服务。

首先,Genopets 整个的 Token 经济模型是我们从 0 到 1 给它做了很多的整改。然后,他们上线 FTX、Bybit 和 MEXC 这三个交易所那天同时做的首发,也是我们给做的整个设计和牵线。再一个,就是它现在很多的这种 BD 包括跟巴西的游戏公会,以及我们投的非洲的游戏公会这些项目之间的很多合作,都有我们逐步在帮其做很多牵线。

因此,OFR 深度去跟踪参与的过程基本上是这样,真的就是投完之后从 0 到 1,帮助他们去打磨和设计,而这也是我们基金的一个投资风格。

BlockBeats:Genopets 与其他 M2E 项目有何不同,GameFi 项目是庞氏吗?

Ling:Genopets 和一般常见的 M2E 项目其实不太一样。前期的时候,Genopets 的思路是往着更加游戏化的方向去做,这给它未来在更多场景上的延展或者是 Token 用例的增加丰富上提供了更多的灵活性和可能。试玩一下的话,其实也可以发现游戏中玩家的宠物也做了很多游戏化的体验和玩法在里面。

另外,Genopets 未来的业务也可能往当前流行的 M2E 项目这样健身或其他运动领域的方向去延展,因此延展的方向无论是纯软件的应用还是增加硬件型的功能都有可能。

再一个就是,Genopets 还可以进一步地往游戏化的方向去构建自己的故事线,打造自己的整个世界观或宇宙观,然后同时去增加更多的这种游戏化的方式和结合,甚至包括资产的结合等。

而对于 GameFi 项目,我自己其实不会根据这种 Token 模型的设计,就去判断它是不是庞氏。我觉得当前 GameFi 项目它的这个生态和业务如果能够起来,并且能有更多的应用场景去支撑它的这个 Token 的消耗,再引入一些外部性收入的设计,这对维持它的经济生态还是很有帮助的

所以,我前面提到了就 Web3 来讲,其实没有所谓的最成功的项目,因为所有的成功都是阶段性的。在某个阶段,一个项目的 Token 模型能够满足它这一阶段的业务增长和这个用户体量扩张的诉求,项目就有可能持续的增长和迭代发展。

可一旦,它整个的用户体量增长或是产品的迭代速度地放缓,逐渐导致了项目 Token 的经济模型不再适用,甚至最终出现了崩盘,但这是一个时间的问题和一个程度的问题,不能本质上说 GameFi 项目行不通。此外,也可以看到很多 DeFi 项目也是遵循的这个逻辑,只不过有的项目能把这个游戏玩得更持久,持续地去给这个 Token 赋能,为这些 Token holder 创造更多消耗的场景和诉求。

熊市更适合 Build,Web3 IP 蕴藏着巨大价值

BlockBeats:您认为这一轮熊市有什么特点?

Ling:我觉得从投资来讲,熊市一直是最舒服的时候,因为我们之前做的很多投资都是在 2019、2020 年,那时候市场行情也是相对比较低迷。并且在熊市,你碰到的项目团队,还是谈项目的估值,都会相对比较理性。所以,我觉得熊市对于投资尤其是 VC 来讲,其实是非常好的出手时机

另外,从我自己个人的感受也觉得这一波熊市其实还好,没有感觉像上轮熊市那么压抑。另外比较有意思的是,比起上一轮这轮熊市有一个很明显的变化,就是上一轮牛熊周期,很多人是踩着 2017 年末 2018 年初那波牛市进来的,尤其是很多传统 Web2 的一些互联网创投、创业者,然后把整个的市场情绪在 2018 年初时推上了顶峰。但后来转熊的时候,市场上真正留下来或者说坚持下来的的这种新涌进的创业者却并不多。

不过,在这一轮熊市我们同样看到市场的情绪虽然相对低迷,但圈外包括 Web2 对 Web3 领域的兴趣反而是在大大增加

而且,圈外涌入的不仅仅是很多这种传统互联网的创业者,也包括那些大的公司,如消费品公司、品牌公司、科技公司等,都开始在积极地寻求进入 Web3 的途径。尤其你发现 NFT、元宇宙这些赛道,这些大公司都开始围绕着 Web3 推出自己的产品或合作。

此外,目前市场看似低迷,但新推出的 Web3 基金却越来越多,无论是这种 native 的 Crypto found,还是很多 Web2 的投资人,设立自己的 Web3 投资机构或投资部门都特别多。

BlockBeats:接下来行业会有哪些比较大的机会?

Ling:除了前面谈到的社交领域可能会迎来爆发,接下来,我认为还会有更多原创性的 IP 出来。你可以发现在 Web3 里已经逐步形成了一部分小众的群体或社区,但它们却能支撑起很大的网络价值。这无论是在 NFT 市场,还是普通的 Token 市场都有被验证过,一些市值十几或几十亿美金的项目,它链上的用户可能最多也就几万人甚至几千人这样。NFT 收藏系列更是能很好说明这个,一万个 NFT 的 holder 就可以把它的价格炒上去,从而支撑起它整个品牌的价值。

另一个,我认为未来在 Metaverse 里打造原创性 IP 的这种虚拟偶像也会将被进一步地放大。这些项目通过找到喜欢这些 IP 和虚拟人的特定人群,再相应地去基于资产端和数据端等做更多的结合,同时随着这个时代的变化或者行业的趋势发展,也可以不断地去迭代更新,而这个成本相比过去花重金打造 IP 要低得多。

此外,资产本身是可以延展的,不管是从它的叙事上来看,还是从它未来跟其他资产的交互和可组合性。这也为一个 IP 从诞生到商业化变现,提供了很多路径,这里面蕴藏的价值是非常大的。

责任编辑:Felix

声明:本文为入驻“MarsBit 专栏”作者作品,不代表MarsBit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及遵守所在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