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 Galxe 联合创始人:我们为何改名?从 0 到 1 是如何实现的?

Harry Zhang热度: 12030

受访者:Harry Zhang,Galxe 联合创始人

采访:念青,链捕手

2021年5月,“银河计划”(Project Galaxy)诞生,为每一位在Web3浩渺宇宙畅游的宇航员提供导航、定位,并且颁发“银行身份凭证”。

16个月后,最初的计划由“火花”聚合成为“星系”。Project Galaxy有了新的品牌定位,正式更名为Galxe,它不再是一个“项目”,而是进化成一个更发达的生态系统。

从最初的“Web3简历”、到数据凭证网络,再到更大的DID市场。Galxe通过数据凭证来推动市场增长,发行灵魂绑定代币,增加社区参与度,并因此提高品牌知名度。目前,Galxe 已经与760余个协议/社区合作,开展了5000多场活动,基于游戏化营销方式帮助项目精准匹配到用户,并激励用户参与到社区中去。

前段时间大热的 Abritrum 奥德赛活动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今年6月,Arbitrum 宣布推出为期 8 周的 Arbitrum 生态项目探索活动,激励玩家参与生态项目交互,包括跨链桥、 DeFi 、NFT 和游戏等,每周设立不同的交互任务,例如跨链转账、质押等,Galxe为本次活动提供数据凭证,并通过Galxe OAT(链上成就Token)、NFT等形式激励用户参与。虽然目前活动已经暂停,但Artbitrum 链上的 56 个项目都参与了这次竞赛,借此也接触到了更多用户。

此外,Galxe也是DID赛道重要的项目之一。Galxe ID正在成为记录Web3世界中链上链上和链下足迹的重要工具,目前已有420多万Galxe ID用户。

Galxe ID以发放凭证的方式为每个地址打上标签,从而实现明确、细分的用户画像标识。并尝试整合用户在不同链、链上链下、Web2和Web3上的数据,聚合分散在各处的数据,形成更全面的个人数据系统和网络。

在融资方面,Galxe于今年1月完成了由Multicoin Capital 和 Dragonfly Capital 领投、多个机构参投的1000万美元融资,并于2月在CoinList进行了公募。

相关阅读:《Multicoin Capital:详解 Web3 凭证网络 Project Galaxy 的特点与潜力

近日,链捕手采访了Galxe联合创始人Harry Zhang。他和我们一起聊了聊为何Galxe能在过去一年快速发展、为何更名、未来计划以及DID赛道现状等话题。

1、链捕手:请先简单介绍一下Galxe的发展历史和团队背景。

Harry Zhang:我们大概都是在17、18年加入Crypto行业,我跟联合创始人Charles Wayn是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读书期间认识的,当时我俩同在伯克利中国企业家协会(ACE)的创业社团,并且都担任过协会的主席。

我们在毕业之后就开始创业了,在第一家公司做了Lino Network 和DLive.tv两个产品。DLive 到现在也是最大的去中心化直播平台之一,最多时有上千万的MAU(月活跃用户人数),19年的时候这两个产品就全部被收购了。这之后,我们就紧接着做了Galxe,目前团队大约有五十名成员,分布在世界各地。

2、链捕手:最近项目从Project Galaxy更名为Galxe,除了从产品的角度出发,还有哪些具体的考虑?

Harry Zhang:主要有几个原因:第一是我们已经不是一个小“project”了,之后产品的定位会更多偏向“application”,但我们会推出不同的应用和产品,更确切地说,我们想要打造一个基于Web3凭证的生态;

第二,“Galaxy”重名的项目太多了,我们想要拥有一个能属于我们自己的名字;

第三,Galxe的发音为Gal-x-e,说快了其实和Galaxy发音几乎一样。我们的初心没有变,还会和以前一样,向“银河”这个有着无限想象力的目的地进发。

3、链捕手:为什么最开始会想到对标Web3的LinkedIn?

Harry Zhang:因为我们一开始想要搭建起开放协作凭证数据网络。凭证包括很多方面,包括行为数据和个人声誉,而Web3 LinkedIn代表了你的行为数据,一定程序上能体现你的能力和贡献,当然这也仅仅是Galxe的一个用例,不能代表我们的全部。

Web2最大的问题是各个产品之间存在数据壁垒,各平台之间的数据并不是共享的。而且这些数据并非用户所有,用户没有实际控制权。而一旦打破数据的壁垒,产品可以更好地提升用户体验,我们需要在Web3里改变这些问题。Galxe试图汇总用户行为数据、贡献数据,也包括个人简历的信息,将数据开放给所有人使用。

4、链捕手:最近一年来Galxe发展速度非常快,回过头来看,你认为Galxe主要满足了项目方怎样的需求?最初如何想到这个产品切入点的 ?

Harry Zhang:去年2、3月份,我们刚开始做Galxe的时候其实想解决一个非常简单的痛点。我们发现,所有社区需要通过一种运营方式来激励用户参与项目。再加上,我们当时看到了NFT的兴起,并且相信NFT是一个能够有效长期激励用户和构建会员体系的媒介。

所以我们一开始的想法特别简单,即通过NFT和数据来帮助社区做运营,当时Uniswap、Sushi等项目都在通过流动性挖矿的形式激励用户,实质上就是在发钱,这种激励明显是不可持续的。我们当时也借鉴了很多传统品牌的运营方式,看他们是如何激励用户长期使用产品的。事实证明,帮助社区做激励也的确是一个很刚性的需求,目前已经有700余个项目在使用Galxe来和用户建立长期关系。

4、链捕手:Galxe数据的爆炸式增长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从0到1的过程是如何实现的?

Harry Zhang:我觉得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产品真正满足了目前的需求,然后口碑会随之建立。

Galxe的发展可以分为几个节点:第一个节点是在去年9月份。去年的第三季度我们上线了第一版产品,初期帮助Yearn、Cream等几个DeFi项目做了市场运营,效果都挺不错。其中最早的一个大客户就是Yearn Finance,当时他们在Galxe上启动了一个NFT项目 Woofy,效果非常好,活动启动三天后,Yearn代币持有者数量增加了约 34%,而Woofy NFT铸造量也在短时内超过了1300多个。在这次活动之后,Galxe就把品牌打出来了。所以,当持续积累了四五个成功案例之后,产品自然就能跑起来。

后来,在8月底9月初,我们联合Tenderly、Alchemy、Polygon、Gitcoin、Ankr在内的13个项目发起了“Shadowy Super Coder”活动,“Shadowy Super Coder”是当时在Web3圈子里的一个流行梗,源于美国一位参议员对加密开发者的描述“一群阴暗、不露面的超级程序员和矿工”。这个活动借用了这个梗来帮助项目方找到那些真正的以太坊核心贡献者和开发者。

这次针对性营销活动最终奖励了110,294个以太坊地址,这些地址在 2021 年 8 月 1 日之前在以太坊主网上部署了至少一个智能合约,帮助这13个项目方找到了他们的目标群体,同时做了一波非常成功的市场营销。所以,9月是我们的一个里程碑,真正把品牌打出来了。

第二个节点是去年年底,我们做了一系列的产品迭代。比如,我们更新了Dashboard,允许项目方更加自主地在我们平台上创建活动和数据。在一定程度上开放之后,数据增长就比较快了。

5、链捕手:Galxe在打造Web3数字凭证网络,这个概念又如何理解?它与DID的关系是怎样的?

Harry Zhang:数字凭证网络试图把围绕个人的所有数据都聚合起来,包括行为数据、成就数据、声誉数据和贡献数据等等。比如,你是否在Uniswap里提供过流动性,在推特上有没有被大V点赞,在Github上有没有贡献过代码和合约等等。具体说到用例,首先就是项目方空投一般都会获取用户在协议里的贡献凭证。或者可以通过一个更直接的指标,比如类似芝麻信用这种评分机制。

6、链捕手:很多项目方有身份验证和绑定凭证需求,但用的多的还是传统的平台,比如Gleam。和这些平台相比,Galxe有哪些不同?

Harry Zhang:Gleam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任务系统,它实际上并没有积累数据,没有利用数据来扩展更多的功能。我们和Gleam其实是包含关系,Galxe实际在做两部分的事情,第一是积累数据,即构建数字凭证网络,第二是我们提供了一个基础设施,允许更多的人基于这些数据来构建更多的应用,因为我们的数据库是无许可的。不过更多还是我们自己在基于这些数据来开发更多的功能,后续也希望有更多项目方来充分利用这些数据。

7、链捕手:目前对于DID的探索非常多,基于域名、基于凭证、基于评分等等,您如何对DID的具体方向与架构进行划分?数字凭证模式的优势在哪里?

Harry Zhang:我们可以先从两个维度理解身份概念,第一个是“如何定位你这个人是谁”,我觉得ENS就在解决这个问题,但它的定位局限在以太坊生态内部,并非多链或者跨链的。但一个完整的数据,必然要包含个人在多条链甚至多个地址的信息,目前Galxe也正在进行多链数据聚合,已经支持以太坊、BSC、Polygon、Arbitrum、Solana等网络,也链接了推特、GitHub和Discord等社交平台的数据。

第二个是在定位到这个人之后,“如何描述这个人更丰富的画像”。这部分也是我们在构建的属于凭证的层面。

8、目前很多DID项目都在发行类似凭证/勋章的产品,并且不认其它家发行的凭证,这会不会实质上导致个人链上信息被割裂?

Harry Zhang:我认为DID现在还是处于一个非常早期的阶段,首先大家对于DID的定位不是特别明确和清晰,整个赛道还处于一个探索和积累的过程中,暂时没有形成一个通用的标准。其实Galxe正在尝试去建立这样一套标准,我相信现在我们已经是一个最大的数据凭证网络了,相比其他的一些协议数据会更全面一些。所以,我们更希望随着数据质量的不断提升和不断积累,Galxe想建立开放网络,希望更多人可以一起来建设。

“到底什么是凭证”也是我们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对此,Galxe已经有一些标准,但是还在不断完善,接下来1-2个季度,我们会更新Galxe凭证的标准体系,会涵盖很多具体的模块。

比如,它首先需要一个非常清晰的存储模块;其次,就是验证模块,即如何验证这个数据是真实的,是否真正由这个用户贡献;此外就是使用模块,即数据如何能简单地在链上、链下被使用。每个模块涉及到的问题也比较复杂,比如存储要考虑公开数据怎么存储、隐私数据怎么存储,一旦涉及到隐私,就会需要更加谨慎。这些都是需要我们去不断完善的。

10、链捕手:DID赛道向前发展最大的障碍是什么?在现阶段,行业如何才能解DID大规模采用和决落地问题,和我们的现实紧密联结?

Harry Zhang:我觉得最大的障碍在于基础设施亟待完善,数据的积累还非常不够。不论是数据的维度还是之前提到的身份验证层面的数据都是不够充足的,而且不同链上的用户都还不足以形成规模。

在此之上,还有两方面需要做,一个是凭证层面,这方面我们已经在做;另外身份验证层面,短期内我们还没有集中精力来做,但目前Galxe ID里边会涉及到一部分功能,包括把不同链,还有链上、链下的数据绑定成同一个人。然后除了前面两点,DID还涉及到保护隐私的方面。

等这些基础设施都完备之后,落地应用场景才能跟上。虽然我们系统已经能匹配6000-7000多个database,但用户隐私的基础设施还相对匮乏。

11、链捕手:DID是否可以在一定程序上解决机器人等问题吗?目前Galxe是否对这方面有相关的数据和研究?

Harry Zhang:防刷的确是一个很实际的需要解决的问题,但哪怕Web2也不可能做到100%防刷,毕竟这件事的本质是提高作恶成本,如果限制得太严格,也会对部分真实用户造成困扰。只能通过更自动化的算法或者更大量的数据规模来帮助判断用户是否是机器人。

防刷其实也是Galxe是实际用例之一,也是我们一直想帮助项目方做的事。当然我们也很清楚,光靠现在积累的数据可能是不够充分的。不过现在我们的确有在这方面努力,9月,我们会上线一个产品,其中一个用例就是在帮助项目方防刷。

我们目标是将来创建一个无许可平台,由Galxe创建底层的基础设施,包括防刷系统。但我们只是为项目方提供不同等级的防刷功能,比如增加“账户金额保证在200 U以上”等限制条件,让项目方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来配置和使用。

12、链捕手:目前DID领域比较热门的一个话题是“灵魂绑定代币”,Vitalik在关注研究,您如何看待这个新领域,Galxe OAT的发展是否会和“灵魂绑定代币”靠近?

Harry Zhang:说实话,当时看到Vitalik当时发表的那篇论文还挺震惊的,因为其中通过灵魂绑定代币来对一个人的“承诺、证书和联系”进行编码等很多想法和我们对Galxe的长期规划是非常吻合的。其实对于所谓的“灵魂绑定代币”的概念,Galxe一直都在支持,并且很多都已经投入使用了。在Vitalik的定义里,灵魂绑定代币几乎等同于我们这边的凭证,而Galxe OAT也可以作为灵魂代币绑定其中的一个媒介。所以我们很相信Vitalik所提出的关于灵魂绑定代币的愿景。

13、链捕手:可能由于是翻译问题,“灵魂绑定”这个词其实听上去有点“玄妙”,但其实它可以是很功能性的,有很多实际应用场景的概念。

Harry Zhang:其实它的英文“Soul Bound Token”是来源于游戏《魔兽世界》的一个特定词汇,灵魂绑定物品是指该一些顶级道具只能被固定游戏角色绑定,即只能由玩家自己使用,不能转让和出售给其他玩家,“灵魂绑定”在游戏中就是指属于你的、不可转让的东西。中文翻译过来可能不太直观。

但我理解,灵魂绑定代币就是凭证,是一系列的凭证。凭证累积越多,就越有价值。可以举个非常实际的例子,比如,你可以持有类似能够证明你从没有在Aave或Compound等协议里爆过仓的灵魂绑定代币,来证明你是一个优质用户。持有这些优质灵魂代币的好处就在于,有些项目会给这些信誉较好的用户提供更低的抵押率来提升他们的资金效率,可以借到更多的钱。所以,一定有很多非常实际的落地应用能够基于“灵魂绑定代币”建立起来,它一定是非常有价值的。

14、链捕手:前段时间Galxe宣布计划在BNB Chain上推出应用侧链,具体是如何考虑的?

Harry Zhang:Galxe整个协议包含三个部分:存储、验证和广播。涉及到广播这部分,就包括在不同的链之间和链下应用的广播和使用。由于我们的用户数量在逐渐增多,目前GalxeID已经有大约420万个地址,考虑到可扩展性的问题,我们想把其中一部分应用场景放在侧链上进行开发。

目前我们团队内部已经在侧链上测试有一段时间了,但还是想再优化一些具体的功能和底层设计,再正式发布测试网。

15、链捕手:目前DID赛道还存在哪些问题?

Harry Zhang:这个领域的确还没有出现太多能够落地的应用,一是因为基础设施不够完备,二是大家对于DID概念的定位还没有形成清晰的、统一的共识。比如,可能很多人会把简历类(Profile)的产品也定义为DID,但我个人认为,这在严格意义上不算真正的DID,行业对于如何建设DID还没有完整的标准,现在大家都在玩自己的那一套。

此外,DID到底要解决什么问题?在这个问题上,答案也是不够清晰的。是更为了偏To C的一个痛点还是更偏B端的一个痛点?所以,虽然说目前市面上DID产品让人眼花缭乱,但是没有看到更多的落地。当然我不觉得这是“问题”,而是“现状”,这在行业发展早期是非常正常的现象。

责任编辑:Felix

声明:本文为入驻“MarsBit 专栏”作者作品,不代表MarsBit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及遵守所在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