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H 合并当下,对 Layer2 的回顾与展望

mtyl.eth热度: 26341

原文作者:mtyl.eth

原文来源:Mirror

导言

虽然Layer2早期技术路线繁多,但当下Rollups已经占据了绝对主导,这是什么原因?2022年9月的Layer2是怎样的一个竞争格局?

9月15日以太坊的合并受到了万众关注。然而,合并本身只是以太坊相关生态进化之路的开始,以太坊合并又会对Layer2的生态产生哪些影响?又有哪些新的创业和投资的机会?

如果你对上述问题感兴趣,相信本篇Layer2的万字长文可以解答你的疑惑.

核心观点

  • L2技术方案:由于数据可用性的优势,当前Rollups已经占据了绝对主导
  • OP Rollup:已经形成Arbitrum、Optimism两强的竞争格局。以太坊后续的升级将更加利好OP Rollup的生态扩展。
  • ZK Rollup:长期来看技术优势明显,但有众多实现上的挑战。ZK Rollup整体尚处于早期技术发展阶段,可以分为通用扩容、专项应用、隐私保护三个细分领域。
  • 值得关注的L2创业与早期投资机会:新ZK Rollup方案、ZK挖矿、L2互通性

一、L2当前生态概览:Rollups占据绝对主导

—— “When we are talking about Layer 2 nowadays, we are actually talking about Rollups.” (现在当我们在讨论Layer 2的时候,实际上我们讨论的就是Rollups)

Layer 2,简称L2,指的是公链的二层扩容方案。这类方案一般指的是那些构建在公链之上、而不对公链本体做修改的扩容方案,和“分片”之类的对公链本体做出改动的Layer 1扩容方案相区分。

理论上,所有的公链都可以构建Layer2扩容方案,但是除了以太坊以外,其它能够位于头部的新公链基本都有不错的性能,其Layer1本体就能承载当前上层应用的需求。因此,Layer2对这些新公链而言并不是一个迫切的需求,也不是市场主要关注的方向;本文接下来讨论Layer2的时候,默认指的就是以太坊的Layer2

如果你从头开始学习Layer2,你可能会看到许多的技术方案。但随着数年的演化,到了2022年9月,Rollups方案已经占据了L2的绝对主导。

从事实应用、TVL的视角来看,根据l2beat的TVL数据统计(如下图所示),当前Rollups技术路线技术路线的TVL占比已经超过95%,其中OP Rollup的两大头部项目Arbitrum、Optimism更是占了整个Layer2的近80%。这从事实应用上说明了Rollup在当前Layer2中的主导地位。

值得注意的是,有$1.8B TVL的Polygon PoS并未包含在l2beat的统计之内。这和L2的定义进一步精确化、一般侧链在l2beat中不被视为L2有关,这将于后文进行阐述。

从技术发展、社区共识的视角来看,V神等以太坊社区成员不仅已多次表达对Rollups的认可,更是公开宣布以太坊主链的后续更新将执行“Rollup-centric”路线。以太坊合并后将推出的EIP-4844和后续的Danksharding,都和Rollups进行了很好的配合和联动。

为什么Rollups方案取得如此广泛的认可和共识,从众多方案中脱颖而出?在本文的第二部分,让我们来对其它L2方案做些回顾和对比。

二、L2技术方案回顾

2.1 状态通道:场景有限

状态通道(State Channels)是最早出现的L2扩容技术方案,也是大家接触到L2方案的时候可能都了解过的:对于频繁交易的双方,我们可以给他们专门在链下构建一个”交易通道“,等他们做完一个阶段的频繁交易后再进行结算,以避免对每笔交易单独上链对网络的占用和费用消耗。

这个方案在以支付场景为绝对核心的比特币上得到了发展和应用,不断演进成为了现在的闪电网络;但对于遍布智能合约、应用场景繁多的以太坊而言,它的局限性就相当强了。另外,它能做的事后续的技术方案也能做,有更好的上位替代。

2.2 侧链:安全性问题与“真正的L2”

侧链(Side Chain),指的是在主链上构建一条新的区块链,来分担主链的交易。侧链的机制、共识节点、运转都是独立于主链的,某种程度上可以把它看作一条独立的公链,只不过在创建之初就天然和以太坊主链建立了比较紧密的数据通道。当下,比较知名的侧链项目有Polygon PoS(即大家平时看到的Polygon链)、Ronin(专门为Axie Infinity设计运行的侧链)、xDai

一般来说,侧链在机制设计上会聚焦于更好的性能,但它们的安全性比主链要低很多。如果你的资产转移到侧链上之后侧链受到攻击,你的资产是没有办法拿回来的,而后续的几种L2并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例如,在2022年3月23日Ronin网络受黑客攻击事件中,超过17.36万个ETH和2550万个USDC被盗。对于这些资产的拥有者而言,他们的资产就永久丢失了。

以太坊之所以能够稳居应用公链第一的位置,其远超其它公链的去中心化程度和安全性保证是一个核心原因。侧链作为一个不能继承以太坊主链安全性的L2方案,是难以有发展前景的。

事实上,当前在一些L2技术讨论的分类之中,已经出现有了“真正的L2”这个概念,其对L2进行了更加明确的限定:扩容方案需要继承主链的安全性;即如果 L2 由于漏洞、基础设施故障而宕机,L1 也会在智能合约桥接内安全地保护用户的资产。在这种定义下,普通的侧链就不再属于L2的范畴了。

2.3 Plasma、Validium、Volition、Rollup之间的关系

除了OP Rollup、ZK Rollup两种Rollup方案以外,Plasma、Validium、Volition,也是有一定关注度的L2技术。它们之间其实有着相关度度很高的联系,事实上,它们的区分主要就是围绕着证明类型、数据可用性两点展开的,如下图所示:

2.3.1 证明类型:有效性证明 vs 欺诈证明

证明类型,指的是L2将采用何种技术方案,向以太坊主链证明自己计算结果的正确性。即,以何种方式继承以太坊的安全性。目前主要的方案是有效性证明和欺诈证明,其中Validium、Volition、ZK Rollup采用前者,Plasma和OP Rollup采用后者:

  • 有效性证明 ,是一种利用零知识(ZK,Zero-Knowledge)密码学以实时确保交易有效性的数学证明。在一些地方也会直接写作”零知识证明“、”ZK证明“。
  • 欺诈证明 ,会先默认交易有效,但引入了一个往往时长为7天的”挑战期“。一旦证明提交至 L2,验证者留有一定的时间以标记出无效的证明,发起挑战;无效证明可能包含着不正确的状态转换,因而会对涉及的验证者施加惩罚;随后状态回滚至最近的有效快照状态处。

经常受讨论的OP Rollup与ZK Rollup之争,背后本质也是两种证明类型之争。现在以太坊社区基本已经对这个问题达成了共识:从长期来看,能够实时确保交易有效性、确定交易状态的ZK Rollup会胜出;但中短期内,由于ZK技术本身的困难和EVM兼容实现的进一步挑战,其生态发展会落后于硬件需求更低、能够更好的兼容EVM的OP Rollup

2.3.2 数据可用性:状态数据存放在链上还是链下?

  • 链上:状态数据连同所有交易的所有执行的 calldata (智能合约函数调用、原生代币转移、签名) 一起放入交易块/rollup 的加密证明中,这使得可以在链上访问和验证所有数据。
  • 链下:执行的 calldata 和状态由 L2 处理并存储在链下,这使得这个方案不够安全和去中心化。然而,链下存储数据方案更容易将更多交易打包进一个 rollup 中,也因此比链上调用数据证明方案的速度快许多。

Plasma和Validium的交易和状态数据都是在链下存储的,因此缺少链上的数据可用性;然而,在具体的实践中,大家很快发现了数据可用性对于L2方案稳定运行的不可或缺。无论是Plasma还是Validium,都面临一个问题,如果在其他验证节点计算数据的时候L2的节点拒绝提供数据,应该怎么办?

在Plasma中,新的L2区块会在”乐观“假设下不断生成;而原始数据不可用,意味着没有人能够发起对结果挑战,在这种情况下,用户的资产就可能会丢失。由此可见,这种数据可用性的缺失会给Plasma带来极大的挑战。再加上Plasma的”数据可用性版本“OP Rollup的实现相对简单,因此目前采用Plamsa项目技术方案的并不多。

在Validium中,由于当原始数据不可用时,验证节点将无法生成ZK证明,从而L2上无法产生新的区块;在这种情况下,虽然这个L2链的可靠性会受到质疑,但至少用户可以从最后得到验证的区块处,取回自己的资产,避免额外的损失。因此,虽然数据可用性的缺失依然对其安全性构成了比较大的挑战,这个代价是相对可接受的,Validium也因此存在一些应用场景。zkPorter是就是zkSync的 Validium实现。

考虑到ZK Rollup当前的技术难点,StarkEx首创了Volition架构,构建在其上的应用可以根据自己对数据可用性的需要选取Validium或者ZK Rollup模式。因为Volition技术本身和采用相关技术的项目和ZK Rollup高度重合,有时候Volition也被归结为ZK Rollup的范畴进行讨论。

鉴于以上讨论,当我们对L2当前主要项目的竞争格局展开分析的时候,其实主要分析的就是两种Rollup。让我们先来看OP Rollup。

三、OP Rollup的主要项目和发展前瞻

在OP Rollup领域,已经初步显现了Arbitrum、Optimism两强并立的竞争格局:当前Arbitrum、Optimism的TVL分别为$2.51B、$1.58B,加起来占到了整个L2 TVL的近80%。

3.1 Arbitrum、Optimism的对比分析

首先值得强调的是,对于普通用户而言,Arbitrum、Optimism在使用体验的差距实际上并不大。因为,在性能上,Arbitrum、Optimism的吞吐量基本在一个级别,约为2000-4000TPS,平时转账的gas fee低于$0.05;如果以太坊在合并以后在L1成功进行Danksharding升级,结合OP Rollup的吞吐量可以达到近10万;在生态发展上,它们都有了初步完整的生态,有自己的DEX、dApp和借贷协议等公链基础应用,其中也有不少应用是共享的。

当前,两个项目最主要的区别体现在技术细节和项目的治理模式上面。

在技术上,可以说Arbitrum的技术更胜一筹

  • 从验证机制来看,Optimism使用执行于L1的单轮欺诈证明,而Artibrum使用执行于链下的多轮欺诈证明,它比单轮欺诈证明更便宜、更高效
  • 从EVM兼容来看,Optimism直接使用以太坊的EVM,只有一个Solidity编译器,而Arbitrum运行自己的Arbitrum虚拟机(AVM),支持所有EVM编译语言(Vyper, Yul等)

在项目治理模式上,Optimism比Arbitrum更加去中心化、强调社区治理,不过Arbitrum的中心化运营能力也很强

  • Optimism由Optimism DAO进行社区治理,它于2022年6月1日空投了治理代币OP,也是主流L2项目第一个空投上币的项目。
  • Arbitrum不是DAO治理的,完全由Offchain Labs开发运营。Arbitrum团队的运营和营销能力很强,比如为期8周的Arbitrum Odyssey活动就吸引了大量的行业关注和新用户的尝试。

总结来看,从一些客观数据来分析,Arbitrum在TVL和技术架构上更胜Optimism一筹,但两个项目大致处于同一梯队的。

3.2 Boba Network与Metis

Boba Network和Metis也采用了OP Rollup方案,虽然它们在技术上有所创新,但它们的生态发展还处于一个很早期的阶段,这里简单做些介绍:

Boba Network由Optimism分叉而来,主要对Optimism在退出周期上做了比较长打的优化:通过“社区驱动的流动性池”这一设计把OP Rollup的退出周期从7天缩短到几分钟。

Metis的亮点在于使用了并行或分片式的OP Rollup架构。在 Metis 虚拟机 (或 MVM) 中,有着所谓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即DAC (Data Availability Committee),它们拥有独立的计算和存储层,可以根据 L2 应用 (如 DAO、dapp、协议等等) 的需求定制。这些 DAC 是 optimistic rollup 的并行执行层。由于 DAC 具有跨层通信协议,各个 DAC 之间是完全可互操作的,并且流动性可以无缝地在它们之间转移。

3.3 OP Rollup的发展前瞻

于OP Rollup实现相对容易,性能存在天花版。已有Arbitrum、Optimistic两大高TVL项目的压制,现在在做一个新的OP Rollup的L2公链的挑战将会相当大。这个从Boba Network和Metis的发展和知名度即可见一般。可以预见的是,接下来一段时间在这个细分赛道都会是Arbitrum、Optimistic两强争霸的格局

现在市场上有一种观点:”既然大家都公认ZK Rollup才是终局,OP Rollup的技术和项目就不必去关注、研究了。”虽然之前提到,从长期的技术本身来看OP Rollup确实会逊色于ZK Rollup,但这并不代表到最后OP Rollup项目就会退出公众的视野实际上,现在使用OP Rollup的项目也可以发展ZK Rollup的技术,并且在未来某个时间点进行技术的切换

另一方面,现在Arbitrum、Optimistic的生态都在扩张,而如果以太坊合并后EIP-4844和Danksharding能够顺利实施,将会极大的降低所有Rollup方案因存储而消耗的费用。由于OP Rollup的费用主要来源于存储消耗,而不像ZK Rollup还需要额外支付ZK Proof的计算费用,因此费用降低的倍率会比ZK Rollup更高。再加上OP Rollup的应用生态的成熟度更高,其费用降低将更为用户所感知,得到更加快速的扩展

当OP Rollup的网络通畅、费用下降到几乎可以忽略、安全性又得到保证的时候,ZK Rollup技术提升带来的边际效应提升,不一定会高于在巨大网络效应下用户的迁移成本。如果这种情况真的出现,那么对于后起的ZK Rollup项目的反超而言,将会是一个比较大的挑战

四、ZK Rollup项目分类梳理

围绕ZK Rollup构建的L2项目主要可以分为三类:扩容方案,隐私方案,专项应用。

ZK Rollup本身是一个有非常多值得研究讨论话题的赛道:ZK的技术类型,ZK Rollup的网络架构和节点角色,zkEVM……由于篇幅所限,这里将省略一些细节性的讨论,如有必要的话将在后文分析相关新兴投资机会的时候涉及。

4.1 通用扩容方案:StarkNet、zkSync、Polygon Hermez、Scroll

通用扩容方案,指的是希望基于ZK电路构建图灵完备的虚拟机(zkVM),从而可以在其之上编程,实现各种各样的应用。在这些方案中,StarkNet、zkSync的发展历程比较久、进行了多轮融资,现在也都上线了测试网,一直是ZK Rollup的代表项目;Polygon Hermez和Scroll在架构设计的创新、EVM的等同性上展现了较大的潜力,也非常值得关注

StarkNet是由L2服务商Starkware主导推出的,目前已经发布了Alpha版本,不过技术依然有待打磨。它的主要有两个特点:在ZK方案上,基于自研的ZK-STARK协议,相比于更加主流的ZK-SNARK而言,它的可扩展性、潜在证明速度、抗量子计算的能力更加突出,但当前技术的成熟度也更低;在EVM兼容问题上,StarkNet发明了Cairo编程语言,它不支持zkEVM,Solidity代码需要先通过Warp转译器转成Cairo代码再做部署,并且部分特性明确不支持(如SHA256)。EVM兼容性的问题,使得其生态项目和以太坊的DApp重合度较低

zkSync是社区驱动型的知名通用ZK Rollup扩容方案,已经上线了可用的zkSync1.0主网,不过zkSync1.0的开发需要用专门的Zinc语言,并没有EVM兼容性。zkSync在当前的2.0测试网版本强调了其EVM兼容性,因此获得了1inch、Yearn Finance、Aave、Chainlink、The Graph等以太坊知名项目方的支持。zkSync 2.0测试网已经运行约半年,可能会成为最早成熟上线的EVM兼容的ZK Rollup。

Scroll是集成ZK各项前研技术和GPU/ASIC硬件加速的ZK Rollup方案。Scroll创立之初以EVM等同性为其核心叙事,团队成员和以太坊基金会PSE(Privacy & Scaling Explorations)共同研究一年多时间,其zkEVM方案和PSE一致联动的,有很强的正统性。Scroll的网络架构由Node(Replayer、Sequencer、Coordinator)和Roller组成,把各个角色的定位分的更加清晰。Scroll已经开放了Pre-alpha测试网的注册。

Polygon Hermez(又名Polygon zkEVM)是Polygon旗下的一个L2解决方案,其技术架构和Scroll很相似,它的主要亮点在于提出了PoE共识机制,激励ZK Proof的生成方相互竞争,不断优化其计算速度。这使得“ZK挖矿”成为了潜在的一个新兴赛道,将于后文进行讨论。

4.2 专项应用:Loopring与StarkEx

与通用扩容方案相对的,是专精于某个特定应用场景的ZK Rollup方案,它的开发、上线更加容易,但不支持在其之上的二次开发。在早期ZK Rollup通用扩容方案技术开发困难、周期长的背景之下,这类方案以可用的高性能产品,获得了一定关注。代表性的方案有Loopring,以及基于StarkEx的dYdX、Immutable X、rhino.fi、Sorare四个项目

Loopring是首个基于ZK Rollup的DEX,同时支持订单簿和AMM机制,交易费用远低于以太坊主网。Loopring当前主要在智能钱包、L2 NFT交易市场的开源解决方案这两个方向进行布局,还有智能钱包产品。未来Loopring也有向通用L2发展的计划。

StarkEx是Starkware推出的ZK Rollup扩容引擎。StarkEx可以认为是一种“To B”的模式,给其上的每一个应用提供专门的Rollup技术服务。它提出了Volition架构,即ZK Rollup和Validium两种数据可用性模式,每个应用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进行取舍。以下是采用StarkEx的四个项目:

  • Immutable X,选用Validium:L2 NFT交易平台。它可以用接近于0的gas fee为铸造和交易NFT提供快速确认。
  • rhino.fi(原DeversiFi),选用Validium:L2 DEX,同时支持订单簿和AMM机制。项目于近期更名,并更改其定位为”通往多链 DeFi的Layer2网关“
  • Sorare,选用Validium:一款虚拟足球游戏,选用L2以提高其可扩展性
  • dYdX,选用ZK Rollup:L2 衍生品平台,以订单簿模式运行。由于其良好的用户体验、较低的交易费用,它曾以超过$1B的TVL位居L2中的第一名。

2022年6月28日,dYdX宣布将转移至Cosmos生态,将基于Cosmos SDK开发定制应用链,并在即将到来的 dYdX V4 版本中实现迁移。迁移的主要原因,是其对以太坊主链性能进步速度、ZK-STARK的技术迭代速度的失望,即ETH和StarkEx难以满足dYdX进一步提升产品性能的需求。这也从侧面反映了当前ZK Rollup面临的竞争和技术挑战。

未来专用和通用L2方案会并存,因为专用L2的技术难度更低、上线更快,从性能上看也可以在其特定场景做到极致。对于那些主要服务于以太坊主链资产的高频场景,专用L2方案可能会比通用L2方案上做的应用有更好的体验。

4.3 隐私扩容方案:Aztec Network等

由于隐私保护是另一个ZK技术在区块链领域的主要应用场景,也有项目以隐私保护和隐私资产互操作性为核心来构建L2,其中的代表就是Aztec Network

Aztec Network采用自主研发的Plonk协议,现在有两个可用产品:隐私支付产品zk.money,允许用户以L2的成本进行加密的私人转账;加密连接桥Aztec Connect,允许用户在以太坊上秘密访问世界级的 DeFi 服务,同时节省高达 10-100 倍的成本。未来,Aztec将会推出Plonk Rollup的扩容二层网络。Aztec基于开源EVM汇编语言Huff,没有强调EVM兼容性。

Aztec上线于2021年6月上线,TVL峰值一度到达1400万美元,现在稳定在400万美元左右。除了Aztec以外,也有一些早期的ZK Rollup项目以隐私保护为其核心叙事,例如Obscuro、Intmax。不过,由于Tornado Cash事件,隐私产品在未来Web3世界所处的生态位处于高度不明朗的状态,这给该细分赛道的发展增加了不少不确定性。

五、Layer2创业与早期投资的机会

上述是对L2技术的回顾和竞争格局的梳理,以便读者对L2当前的发展有一个大致的框架。接下来,笔者也将讨论一些L2创业和早期投资的潜在机会。

5.1 新的ZK Rollup通用扩容方案:zkEVM,隐私,OP+ZK

前文已经提到,OP Rollup已经初步形成了Arbitrum、Optimism两强的竞争格局,但ZK Rollup的通用扩容方案普遍还处在测试与技术迭代的阶段,还没有成熟的应用生态和用户体验,这就给新项目的发展带来了机会。

新的通用扩容方案自然需要新的叙事亮点,而zkEVM是其中的焦点。因为L2最初的目的就是提高以太坊的性能,L2上的很多项目其实是以太坊项目的迁移或者fork,EVM兼容可以让开发者有非常低的迁移成本;如果去L2开发需要学一套专门服务于ZK的语言,那么同样是要学新语言,开发者就会有去其它新公链的备选。从事实上看,EVM不兼容的StarkNet、zkSync 1.0生态发展的艰难也部分印证了这一点。

zkEVM的实现是相当有技术挑战的,其主要难点在于ZK电路的复杂性,以及需要利用ZK来重构整个ETH的状态转换。zkEVM其实也分不同的级别,简单来说可以分为”EVM兼容“和”EVM等效“。

  • EVM兼容,代表 - zkSync 2.0:Solidity语言层面的兼容。它的实现相对简单(但依然很困难),但即使成功做出来了,也可能会有部分Solidity的特性无法支持。
  • EVM等效,代表 - Scroll、Polygon Hermez:EVM字节码层面的兼容。它会给开发者带来非常理想的体验(迁移的时候几乎只需要copy-paste),但它的实现比“EVM兼容”要难一个量级

除了zkEVM以外,L2隐私方案也是一些新项目的核心叙事,前文已经提及

另外,还有一些项目会在Rollup的具体方案上提出一些创新。比如希望融合OP Rollup和ZK Rollup的Intmax,其认为ZK Rollup并不必要实时计算ZK Proof,而可以把它们都集中到一个batch里以后每过约4个小时统一计算;如果用户对实时的状态确定性非常在意,那么可以缴纳额外的费用提前进行Proof的计算。

5.2 ZK挖矿

ZK挖矿,指的是通过提供高性能的ZK Proof计算,从ZK Rollup的网络中获取奖励。这个设想,主要起源于Polygon Hermez提出的POE机制。

在Starkware等经典的ZK Rollup架构设计中,有Sequencer、Prover两个角色,分别负责执行交易和生成ZK证明。但Sequencer和Prover的工作效率相差至少5000倍,两者之间始终存在延迟。在目前的家用电脑上,为每笔交易生成Proof却需要约1.5秒~2.5秒,相当于每秒仅能为0.6笔交易生成Proof。如果ZK Proof的生成时间无法得到妥善解决,那么用户的实时体验就可能不佳;如果交给专业的节点来计算,网络就可能面临过度中心化的问题。

Polygon Hermez在其POE方案中称,允许多个Prover节点以竞赛的方式提交Proof并获得奖励,如果某个Prover是第一个(或者前几个)生成正确Proof的节点,该笔奖励由Sequencer以悬赏的形式进行支付。这样一来,Sequencer或ZK rollup项目方相当于把ZK Proof加速策略委托给Prover节点运行者去研发,通过悬赏市的竞赛机制,可以很大程度上调动广大矿工的积极性,不失为一种共赢策略。

除了Polygon Hermez以外,Scroll和Taiko也提出了类似的激励设想,也不排除Starkware和zkSync后续也会做相应的改动。如果Prover节点顺利去中心化,并且全部的Proof奖励分配给性能最优越的几个Prover运营方,类似比特币矿池的组织形式极有可能出现,这些Prover矿池由许多散户矿工贡献的设备连接而成,按照每个人贡献的算力分配奖励;同时,由于ZK Proof生成任务可以并行化,可切分,拥有的加速芯片越多、使用的生成策略越优秀,获得的奖励就会越多。照此看来,ZK 挖矿很有可能复制比特币挖矿的老路,挖矿设备会不断的更新迭代,组织形式将以矿池为主,而ZK Rollup本身也将大幅受益于这种变迁。

ZK挖矿是一个尚处于构想期的ZK Rollup伴生赛道,其发展速度、市场上线存在着高度不确定性。不过,现在也已经有创业项目开始在做相关的布局了

5.3 L2互通性/L2跨链

L2的初衷是解决以太坊生态的性能问题,但众多L2方案的出现,也在把以太坊的流动性进行了碎片化。因此,也有一些早期项目开始着眼于L2的互通性和流动性的整合,类似于“L2跨链”

从技术角度上来看,这种“L2跨链”的实现要比L1之间的跨链要更加简单、安全,毕竟对于当前主流的Rollup方案而言,原始数据都在L1链上,这对于跨链的安全性有天然的保证;这也是Rollup技术优势的一种体现。

不少新兴的项目都希望实现L2的互通性:Hop、Connext、Synapse、Celer cBridge、deBridge、Tokemak……具体的应用形态可以有很多种,比如protocol、DEX、钱包。但从用户视角来看,他们在L2互通性上做的事情是类似的:在应用层面提供多个L2的支持,与无摩擦的跨L2资产转移、代币交换、信息通信等操作

六、总结

经过数年的竞争,由于数据可用性的原因,Rollups已经成为了L2的绝对主导。并且,Rollups已经得到了以太坊社区的认可,以太坊未来的升级也会以Rollups为中心进行。

OP Rollup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可能都会是两强争霸的竞争格局,并且由于EVM兼容性,其生态发展非常迅速。以太坊后续计划的几次升级对OP Rollup的体验提升也要超过ZK Rollup,这对OP Rollup的扩张也很有利。因此,二级投资者可以重点先关注OP Rollup相关的项目。

ZK Rollup还处在一个百花齐放的早期阶段,头部的通用扩容项目多处于测试网阶段,并且缺少EVM的兼容性,生态较弱。但从长远来看,随着技术的成熟,ZK所带来的基于密码学的安全性肯定是由于OP基于博弈论的安全性。对于创业者和早期投资者而言,ZK相关的叙事会更加多样、有吸引力。

参考资料

  1. https://mirror.xyz/0xB383977e48F68Cf6cF7337b36cF0D626B9A6b813/NuizUzlcR2A7SRg57L3GFTvipEUl5pPO-T4P0iEU9DY
  2. https://www.odaily.news/post/5181202
  3. https://mirror.xyz/0xee0FF4092C52696e2cCA7977A0C00ef831cE5bEb/37rH6OP8D4aSCIBEq3zvp5p9hgOsHdzLJxYTEd1t9rM
  4. https://news.marstelegram.com/20220824210359716960.html

责任编辑:Felix

声明:本文为入驻“MarsBit 专栏”作者作品,不代表MarsBit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及遵守所在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法律法规。